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之星

工作笔记本——查资料、听讲座、边看历史剧边查资料均只为工作

 
 
 

日志

 
 

哥本哈根结构语言学派  

2010-08-29 11:14:45|  分类: 域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哥本哈根结构语言学派(博客评论)

哥本哈根学派

http://blog.sina.com.cn/u/56dd4c07010007fv 锁麟囊教学博客

哥本哈根学派也叫丹麦学派(地址在丹麦)或语符学派(因为继承了索绪尔关于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语言是形体而不是实体的观点),是结构主义三大流派之一(另两个是布拉格学派和美国描写语言学派),在现代语言学史上有重要地位,是继布拉格学派之后,欧洲于20世纪30年代出现的又一结构主义语言学研究中心。这是一个纯理论研究学派,是对索绪尔关于语言是符号系统理论的发展。这一学派主要研究语言的符号性质,及从符号的角度确定语言在人文事实中的地位,从形式和实体方面来分析语言,给语言的本质以更严密准确的分析,从而形成一个严密的语符学理论体系。下面我们从背景,学派和人物介绍,功绩与缺点以及主要理论四个方面分别介绍。

一、哥本哈根学派出现背景
这一学派的出现有充分的理由,具体来讲是:

1)深厚的哲学基础即结构主义基础。本世纪初的岁月,当时西方有一部分学者对现代文化分工太细,只求局部、不讲整体的原子论倾向感到不满,他们渴望恢复自文艺复兴以来中断了的注重综合研究的人文科学传统,因此提出了体系论结构论的思想,强调从大的系统方面(如文化的各个分支或文学的各种体裁)来研究它们的结构和规律性。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奥地利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1922)中所表达的见解:世界是由许多状态构成的总体,每一个状态是一条众多事物组成的锁链,它们处于确定的关系之中,这种关系就是这个状态的结构,也就是我们的研究对象。这是一种最初的结构主义思想,它首先被运用到了语言学的研究上:除了研究词等语言局部外,更要研究语言成分之间的关系,要研究由关系构成的关系网这个整体。

2)在结构主义思潮下,其他学科的发展。比如物理学中出现了量子两字,生物中讲基因型,社会学中有社会事实,心理学中有格式塔理论,特别是哥本哈根学派的基础之一的逻辑斯提学说。正如其学派领军人物所说,在这里,这是从数学推理中产生出来的,创始人为怀特海德,罗索和维也纳逻辑斯提学派。特别是卡尔纳普,把结构看作是纯粹的相互关系的现象,科学的陈述永远是相互关系的陈述,不用描写构成这种关系的要素本身。这一逻辑基础的特征是完全回避实践准则,它的方法是立足于以假定的定义作为其形式结构的基础。这种假定是在研究者开始分析之前就先验得确定的,因而是主观主义的。以这一理论为哲学基础的哥本哈根学派必然也带上了强烈的主观,先验的特征。与这些概念一样,语言也纯粹是一种抽象实体,紧紧抓住了研究的对象内部的各种理性联系。这些学科启发影响了语言学的研究,使语言学与众多学科一起迎合了当时结构主义和逻辑实证主义思潮。

3)语言研究的发展。纵观语言研究的历史,19世纪是比较语言学世纪。但是比较语法学派既然不关心研究目的和关系意义,把语言及其发展变化看作是类似植物增长和人体血液循环一样的自然主义观的有一大批人。到了1870年,比较语法有了一个新的转变,出现了一个新语法学派,也称青年语法学派。他们开始提出质疑:语言生命的条件究竟是什么?语言的生命真的象植物增长和人体血液循环一样的吗?他们开始提倡关心个人的言语行为。总之新语法学派的兴起,使比较语法发生了转折,人们对语言研究的思考更进一步深入。正是在比较语法学末期这种背景下开始诞生了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诞生了结构主义语言学,这是对以前语言研究的反拨,解决了历史比较语言学的一些问题,因而有极大的生命力,得到了多方认同,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也使以后的学派有了最基本的研究基础。但是历史是发展的,索绪尔的理论也要发展,所以以后的语言学派包括哥本哈根的目标都是对索绪尔的理论进行发展和升华。与此相应,20世纪20年代末,在结构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丹麦的一批青年学者开始从历史比较语言学转向语言结构的研究,他们按自己的理解来发展索绪尔的理论特别是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的理论,才形成了自己这一流派的理论,所以这也可以看作语言学本身的自然的继承和发展,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4)语言研究的优良传统。丹麦有语言研究的优良传统,自19 世纪以来,出现了许多杰出的语言学家,比如拉斯克、维尔纳、汤姆逊、裴特生、叶斯丕森等人都具有国际影响,而且哥本哈根大学原来就是历史比较语言的研究中心之一,著名的历史比较语言学家汤姆逊与裴特生先后主持该校比较语言学的讲座达30年之久。这种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小环境对哥本哈根的产生及发展都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5)丹麦宽松的经济文化环境。丹麦当时经济较繁荣,有相当宽松的文化政策,所以就会有较多的资金注入到科研机构,从事实上极大得鼓励了各学科包括语言学的研究。这与后来丹麦经济文化衰落从而影响哥本哈根学派时的状况对比来看尤为明显。经济衰退时,研究机构没有相应的资金,从事研究的人员明显减少,研究队伍状况令人堪忧,各学科发展受影响,语言学也不例外。

其中,前三项是主要背景因素,后两项是次要的,但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二、哥本哈根学派及代表人物
哥本哈根的前身是丹麦青年学者成立的音位学研究小组语法研究小组1931年,仿照布拉格语言学会的样子,成立了哥本哈根学派,创始人主要有布龙达尔,乌尔达勒和叶尔姆斯列夫。次要人物有斯鹏-汉森,费歇尔-榕根森,托戈壁等。其主要人员中,前两人去世很早,所以叶氏才是这一流派的核心人物。他们的主要纲领性著作有:1943年出版的叶氏的《语言理论导论》,二是1957年出版的乌尔达尔的《语符学纲要(一般理论)》,三是1939年《语言学报》第一卷第一期上的论文《结构语言学》。哥本哈根语言学会有两个刊物,一个是叶尔姆斯列夫和布龙达尔于1939年创办的《语言学学报》,另一个是《哥本哈根语言学会会刊》,会员的有关语符学的论文大都刊载于这两个刊物。哥本哈根学会虽是仿造布拉格语言学会的模式建立的,但他们并没有很强的内聚力,并不经常通力合作或开展集体活动,因为成员内部的理论观点并不一致,每个人坚守自己独立的观点。所以,对叶尔姆斯列夫斯基理论最深刻最透彻地批评,常常来自他们学会内部,这些都使哥本哈根与其他学派有明显的不同之处。

下面分别介绍一下主要人物。
布龙达尔是这一学派的先驱,其主要著作有《普通语言学论集》(1934)、《罗曼语和日耳曼语的基质和借用(关于语音和词的历史的研究)》(1948)、《介词理论》(1950)等多种。然而最集中地反映他的结构语言学的思想的,却是刊载在《语言学学报》创刊号上的那篇篇幅不长的论文《结构语言学》。在这一论文中,他评述了19世纪以来的语言研究状况,并表述了自己的结构主义观点。他首先指出比较语法是“19世纪的女儿,具有三个明显特征;历史的,实证的,合乎法规的,这种思想对科学实践是很有用处,但理论上有不可克服的困难。所以他认为对任何科学来讲,最重要的是那些经常的、稳定的、相同的东西,任何真正重要的东西的变化都显示出非连续性。秉承这一思想,布龙达尔指出到20世纪,在语言学里也和其他领域里一样,新的科学精神显然是反实证主义的。因为人们首先感到有必要在实践的长流中把属于一种科学的对象独立出来,分割开来,也就是说,一方面是被视为不变的状态,另一方面确定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突变。这种语言学观有很强的优越性,在强调统一性和整体性思想的过程中,就幸运地避开了狭隘实证主义的那些困难,而这些思想在科学发展中始终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另外,布龙达尔还点到共时语言结构这三个概念特别重要的意义。共时强调某一语言的统一性,共时性研究就是研究同状态的语言现象。语言是由共时研究而视为同一的语言的统一性。结构强调业已确认统一性和同一性的语言的整体性。这三方面被认为是结构语言学的基础。除此之外,他还提出是否应该接受泛时性无时性的问题,并倾向于确立那种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语言状态里都存在的人类普遍的因素。这种倾向明确了哥本哈根学派建立普遍语法或理性语法的目的,与以后此派人物的目的是十分相合的。

乌尔达勒20世纪30年代初就与叶尔姆斯列夫在音位学研究小组语法研究小组中一起从事研究,后来在澳胡斯两人建立了更密切的合作关系,共同探索一种新的语言理论。1935年他们把这种理论叫做语符学并宣告他们将共同编写一部《语符学基础》。他们合作了多年,后来由于乌尔达勒长期旅居国外,与叶尔姆斯列夫观点又有分歧,所以未能完成这一合作计划,甚为可惜。但在1957年即乌尔达勒去世那一年将他撰写的《语符学基础》第一部分发表,他所承担的任务是制定作为科学的一般理论的语符学,这一理论应该而且完全有可能将语言理论和科学的一般理论统一起来。这与当时流行的逻辑实证主义的统一科学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只不过乌尔达勒认为统一一切科学的基础是语言学而不是其它科学。因此,其《语符学基础》的主要内容是论证运用精密科学的方法研究人文科学的可能性问题,他的主要目的是在于探索统一科学和质的科学的基础。乌尔达尔将计量科学的研究方法导入语言学领域,必将大大提高语言学的科学水平。他进而指出要想引进精密科学的方法,使量的科学和质的科学接合起来,唯一的方法是在语言学之类人文科学中,排除对象的物质方面,采用纯功能的关系来表达对象。乌尔达勒企图运用精密科学的方法研究人文科学是无可厚非的,尤其是近来数理语言学等边缘科学以及机器翻译等应用语言学的快速发展,更证明这一方向的合理性。但是,他已经走得太远,为了追求形式的彻底,要完全抛弃物质,脱离了索绪尔的系统,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未必行得通,遭到人们的质疑。

最后要介绍的是哥本哈根语言学派最重要的理论家叶尔姆斯列夫。叶尔姆斯列夫最初是专攻罗曼语言学的,先后受业于裴特生(从其学习比较语言学)和梅耶(从其学习普遍语法),因此对传统语言学的材料和方法有相当深刻地了解。他曾在澳胡斯当过一个时期的副教授,1937年接替裴特生得比较语言学主席,并从此一直任哥本哈根大学教授。有人认为,叶尔姆斯列夫后来从事纯理论研究,有一种倾向于抽象而严密的科学精神,也许受到他父亲的影响。
叶尔姆斯列夫一生论著宏富。主要有:《普通语法学原理》(1982),《格的范畴》(两卷本,19351937),《语言理论导论》(1943),《语言学》(1963),以及一系列论述语符学原理的重要论文,如《论语素的一种理论》(1938)《支配关系的概念》(1939)《语言和言语》(1934)《语言中的结构分析法》(1948)《语言行为的层次》(1954)等等。前面我们已讲到在澳胡斯时他准备与乌尔达勒合作构筑语言新理论,后来虽未能完成这一任务,但还是在其所著的《语言理论导论》里全面论述了语符学理论的原则。《语言理论导论》的丹麦文本出版于1943年,1953年出英文版,刊载于IJAL的增刊第19/1期,1969年出英文单行本第二版。自英文版出来后,《导论》的影响范围就不断扩大,叶尔姆斯列夫遂被视为哥本哈根语言学派的语符理论的主要创立者和阐发者。但是,叶尔姆斯列夫并未能完成语符理论的创见。《导论》只是提出了有关的这一理论的一些前提,尚未来得及做深入的和确定性的展开和挖掘,由于忙于行政工作(1953-1954年担任副校长,1957创建语音学和语言学学院)后来又身患重病,不再有体力和脑力来完成这一体系了。尽管如此,叶尔姆斯列夫虽然有偏颇,仍然提供了一种新的理念新的思路。

三、主要功绩和存在的问题
先谈功绩,首先,这一学派发展了索绪尔的思想,使这一理论具体化了。比如索绪尔把语言分为能指和所指,而叶尔姆斯列夫提出两个平面四个方面,就发展了索绪尔的理论。其次,这一学派特别注重语言的可计算和可度量的方面,把语言学和数理逻辑联系起来,而这以后形成了欧美语言学的主要倾向。最后,这一学派强调以语言单位的相互关系为研究对象,强调研究的精确化。正是有了结构主义的方法以后,语言学才脱离了直觉的与个人的论断,使语言学成为相对独立的精确的学科。因为这种理论顺应了许多人文科学和精密科学的发展的总趋势,所以成为现代语言学的许多理论观点的来源,其中许多的合理成分都影响了后来的很多流派及其成员,比如说系统功能理论的主要人物韩礼德,就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更合理的理论,并在论文中经常直接或间接得引用叶尔姆斯列夫等人的有关理论。并且哥本哈根对日后的语言学中的另一分支语符学的产生和发展起了关键的作用,对计算机处理语言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当我们看语言研究的发展历程时,应该看到发展中的这一阶段有着极其重要的桥梁作用,丢失这些环节就不会迎来语言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与成熟。

但是,这一学派也同样存在着以下几个问题。

1)对实体的绝对排斥,使语言研究失去了立足点。但是,在语言研究中,即使是在形式化的研究中,要想完全摆脱实体是不可能的。语言是事物性的东西,脱离了实体,没有立足点,如何研究单位间的关系呢?

2)过分强调抽象、概括,使语符学的理论很少有实际使用价值。他们热衷探讨一般抽象理论,很少研究具体语言现象。做实际研究的,只能举出一两部,但并不成功,这就遭到不少学者的批评。就连那些赞同语符学理论的学者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理论实用价值不大。正如加尔文所说:当你了解这些论点时,你会感到这是一种享受,但另一方面,这对具体的语言分析帮助不大。因为,语言学家必须不仅是一个研究语言形式关系的学者,也应在语音方面是一个物理学家,在语义方面是社会学家。(3)这一理论缺乏使用价值,还跟该派过于夸大他们的理论的适用范围有关。乌尔达勒说:语符代数学是包罗万象的,即适用于一切结构的。是适用于描写任何语言的一切语言理论,也是适用于一切符号系统的理论,是适用于一切科学的一般的统一的科学理论。正因为过分追求概括意义,反而使其变成了主观的空谈。这就不可避免地削弱了这一流派的成就和影响。

正是由于哥本哈根的功绩和问题都这么显而易见,所以,既有人认为叶氏将作为这门学科最伟大的名字之一和索绪尔、雅可布逊的名字一起被人列举,也有人认为这一理论是十足的象牙塔。但不管你对它是褒是贬,你是热情地接受他还是证明它是完全错误,甚至又欣赏又怀疑地争论,你都必须了解它,因为唯有此你才有评价它或在其中验证你观点的权利。

叶尔姆斯列夫是哥本哈根学派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的主要学术业绩在于“语符学”,语符学就是从语言的形式来研究语言,排除语言的实体。叶尔姆斯列夫认为,以前的历史语言学研究注重的不是语言本身,而是那些虽然跟语言有某种联系,但位于语言之外的现象。因为历史语言学是研究语言的历史和亲属关系及起源的,是从生理学、物理学、心理学、逻辑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等方面的现象来研究语言。那什么是语言的本体呢?他认为就是符号,这种符号是单就索绪尔德“能指”而言,即语言的形式。语符学就是专门研究语言的能指系统的。
叶尔姆斯列夫的语符学理论的观点,是建立在索绪尔的理论思想上的,我们要探究语符学的理论观点,不得不审视一下其理论的传承关系,他接受了索绪尔关于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关于语言和言语的区分,关于语言是价值体系,关于语言是形式不是实体的思想,并把它发展到了极端,得出一个逻辑上前后一贯的,自圆其说的语言理论体系。我们可以把叶氏的语言理论看成是索绪尔理论的片面解释,抛弃了索绪尔关于语言的社会本质的论点,关于音位的物质性论点,排除了索绪尔理论中与语言现实有联系的组成部分。
其语符学的理论观点体现在他的《语言理论导论》中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 语言单位是由内容形式和表达形式构成的单位
1、形式与实体的区别
叶尔姆斯列夫把语言是形式,不是实体这一重要命题当作语符学的理论基础之一。他强调形式与实体的绝对对立以及形式的绝对独立性。他说,同一语言形式可体现为各种不同的实体(如语音、书写符号等),可见形式是绝对独立的,由此他主张所有的实体都不应该列入语言学的研究范围。
那么形式实体的区别在哪里呢?他认为形式即语言单位之间的关系,我认为这和我们开头说的形式是能指是一样的,不过是两个层面的能指系统。
引用他在《语言学中的结构分析法》的一段话看看形式实体的第一个区别现实的语言单位绝不是语音或是书写符号。也不是意义;现实的语言单位是通过语音或书写符号及意义显示出来的相互关系成素。关键并不在语音或书写符号及意义,而在于它们之间在言语链及语法变化体系中的相互关系。正是这些相互关系组成语言的体系,也正是这一内部体系成为该语言与其他种种语言相区别的特征,而语言在语音中或书写符号或意义中的表现对语言体系本身来说是无所谓的,它可以改变而对体系毫无损失。
他还从另一角度谈到形式与实体的区别:他认为,一切语言都是相同的,这是结构的原则。它们的区别是在于每一具体情况下对这一原则的具体应用模式不同。相似与区别取决于形式而不是实体。他还说过,构成常数的是形式,而变数包含在物质里,根据不同情况,变数可以有不同的价值也是这个意思。对常数我的理解是语言的规律。根据不同的情况指形式不同,由于形式不同所以所表达的也会有不同的语法功能。
对于语言形式与实体的关系,叶尔姆斯列夫甚至说:实体,并不是语言形式存在的必要前提,但是语言形式却是实体存在的必要前提。因而他认为,不能把实体的描写作为语言描写的基础,相反,实体的描写取决于语言形式的描写。
以上讲了实体与形式的区别,作为补充我们再看看他的对形式与实体的认识跟索绪尔的看法有何不同。索绪尔看到语言具有符号的形式特征,但并不主张排除实体。他认为符号的能指所指这两方面都是心理的。尽管这一看法带有浓烈的心理主义色彩,本身也站不住脚,但他至少承认语言是一种实体,不过他说是心理实体。叶尔姆斯列夫则避免对语言作心理的理解,而只作纯形式关系分析。因此他提出两个平面的的理论。即表达平面和内容平面。
2
、内容平面与表达平面

表达平面

内容平面

表达实体
 
表达形式 
内容形式 
内容实体
发音器官发出的具体的音
(语音学)


 某一语言中使用语言材料的方式
(表达单位)
(音位学) 某一语言中特有的调整与组合思想的方式
(内容单位)
(语法学) 思想、事物
(语义学)
 
(语言学对象) 

这就是说,表达和内容各有其形式和实体。这样一来,他把语言世界分为四个方面:在内容平面,一方面是经验的现实世界(内容实体),给这一内容实体装上一种模式的,是内容形式;在表达平面,跟内容形式紧密相关的,是表达形式;表达形式是给表达实体(即音的现实世界)装上的模式。叶尔姆斯列夫认为,符号是由内容形式和表达形式构成的单位,因此只有这两部分才是语言学的对象。他认为内容实体和表达实体都是现实世界的东西,不应包含在语言之内,因此研究内容实体和表达实体的语义学和语音学也不属于语言学,而只能当作语言学的辅助学科。
表达实体与表达形式,从音位学的角度是容易理解的。表达实体就是客观现实中的无数的语音,他们不能进入语言符号,表达形式是不同语言组织和利用这些语音的形式,它受到语言中的关系的制约,能够进入语言符号。例如,不送气清辅音和送气清辅音是客观存在的表达实体,当他们受到汉语组织利用语言的方式的制约时,进入汉语中形成不同的音位,但他们在英语或俄语中则不形成不同的音位。因此,他们可进入汉语的符号,而不能进入英语或俄语的符号。
俄语中的一个单词pyka的意思,传统语言学会把这个词看成是的符号,但叶氏认为只不过是实体中的东西,它是内容实体,本身并不进入符号。因为作为内容实体的,在不同的语言中有不同的切割方法,英语中有hand\arm,俄语却只有一个单词,这种不同语言切割客观现实的方式,就是内容形式。内容形式才能进入符号。
按照语符学的观点,表达形式可切分成更细小的部分,即表达形素。分析的结果表明,数量无限的表达形式是由有限数量的表达形素构成的。他们认为,这种表达形素,实际上是布拉格音位学家所说的音位,不过他们强调这种形素(音位)应该是没有相应内容的单位,他们通常称之为表达单位。语法学派的创新之处是,他们提出在内容方面也可以像表达方面一样进行细分。得出有限数量的、最小的内容单位,他认为正像一个语链可分析为音位一样,内容也可分析成较小的(和较为一般的)内容成素,例如:母马可分析为马+阴性,公牛=+阳性,女孩=孩子+阴性,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叶尔姆斯列夫对内容平面的分析,所依据的并非这些单位的意义,而是从纯形式的角度出发的。例如,上述的阴性、阳性并非指性别上的男、女、雌、雄,而是指与语法上的阴性或阳性代名词的联系。

 

二、 接换原则
叶氏说,接换关系是语言现象中最重要的一种关系,是理解语言的钥匙,据此,他提出了接换原则,并以此作为全部理论的主要基础。为这一原则作铺垫,他提出了常体变体的概念。表达平面上的差别在内容平面上也引起相应差别的单位叫常体,表达平面上的差别在内容平面上不引起相应差别,依附于常体的个体,叫变体。如果表达平面上的差别引起内容平面上的差别,或者内容平面上的差别引起表达平面上的差别,这种对应关系叫作接换,如果表达平面上的差别不引起内容平面上的差别,则叫作替换,显而易见,常体是同接换相对应的,变体是同替换相对应的,一个语言中有多少常体,必须通过接换试验加以确定,因此接换原则就成了叶氏理论中最重要的一条原则。
接换这一术语是叶氏提出来的,但接换试验这种方法早已有之,例如,分析音位时,汉语的保(pau)和岛(tau,pt是可接换单位,把p换成t,就成了另一个词,因此pt是不同的音位。同样叶氏认为,内容成素的替代会引起表达的变化,如牛+阴性来替代牛+阳性,这个表达就由公牛变成母牛。
这一原则也是由索绪尔的思想引申出来的,叶氏只是用他的表达形式和内容形式代替了索绪尔的能指和所指而已。

 

三、 关于功能
上面谈了语符学的研究对象是语言形式(内容形式和表达形式),而这些形式之间又存在一系列的关系,也就是功能。这些关系主要有三种:

1 决定关系,亦即限定与被限定的关系,ab为前提,但b不以a为前提。
2 依存关系,ab互为前期。
3 并列关系,ab同时并存,但并不互为前提。

叶尔姆斯列夫把语言系统分为两个不同的层面,一个是语言层面,他称之为系统;一个是语言运用的层面,称之为过程。这三种关系出现在过程和系统中又分别获得不同的名称。

1﹚在过程项目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叫协同关系;在系统中项目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叫互补关系。
2﹚在过程中项目之间的决定关系叫选择关系;在系统中项目之间的决定关系叫说明关系。
3﹚在过程中项目之间的并存关系叫联合关系;在系统中项目之间的并存关系叫自主关系。
 

叶尔姆斯列夫认为,语言学的任务就是分析这些关系,他把上述各种关系一律称之为功能,负荷功能的项目叫功能项。系统中的功能项之间产生的功能叫排斥,过程中的功能项之间产生的功能叫同在,别的书里又称为分离功能(ou…ou)或连接功能(et…et
 
例如,在pet
         man
中,横列构成过程,纵列构成系统。过程中p,e,t 这些功能项的关系是同时存在的关系,所以叫同在。系统中p,m之间的关系则为或此或彼的关系,所以叫排斥。Pet中的p如换作m,则为metman中的m如换作p,则为panea,tn之间也存在这种或此或彼的关系。
 
叶氏认为各种关系都是功能,一个方面,一个语言单位对别的语言单位来说具有功能(有关系),另一方面,如果一个语言单位由某种确定的方式获得了功能,那么它在语言链中就占据了某个位置。
很明显,叶氏的功能观也是来源于索绪尔的理论的,它与索绪尔的价值观十分接近,索绪尔说:在语言系统中,各项要素都有连带关系,其中每项要素的价值都只是由其他各项要素同时存在的结果。索氏认为,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关系产生价值,叶氏则说,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关系产生功能。可见,叶氏的功能和索绪尔的价值实际上一个意思。

 

四、 所有的科学都聚集在语言学的周围
叶氏把实体排除在语言之外,这样一来,在语言中就只剩下内容形式和表达形式构成的种种关系了。这种语言学具有代数的性质,也没有跟实体对应的标志,因此,它就可以跟其他类似的形式结构等同起来。叶氏说正是由于理论只建筑在语言形式的基础上,不考虑实体,所以我们的理论可以很容易的应用于任何结构,只要这种结构的形式跟自然语言的形式类似就行。于是语言学被融化在符号逻辑中,在这个意义上,叶尔姆斯列夫宣称:所有的科学都聚集在语言学的周围。
因此,哥本哈根学派就有必要制定作为科学的一般理论的语言学,他们把它叫做语符学
乌尔达尔的《语符学纲要》完成了这个任务,他所制定的语符学,既是语言理论,又是符号学,又是科学的一般理论,他在书中写道:这里所阐述的语符代数学是包罗万象的,也就是说,它的运用不受材料的限制,因此,在它的性质和阐述中,没有任何语言学甚至人文科学所特有的东西,显然,按照创建的意图来看,它的主要目的是确定对语言学以及其他人文科学材料进行描写的基础。乌氏认为,精密科学的研究方法已达到很高的水平,把这些方法运用于人文科学,将助于人文科学提高其方法的精确性,进而普遍提高其科学水平,而语法学是统一精密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唯一可能的基础。
他说:只有人文科学摒弃物质,依靠功能才能实现这一统一。乌氏想把一切物质都抛弃在外,纯粹从功能的角度来研究一切科学,妄图用语符学来统一所有的科学,这显然是行不通的,因此,不少语言学家都批评哥本哈根学派的做法,认为他们的理论是凌驾于语言之上的,不是从语言前提出发的,每当用哥本哈根学派的理论来具体地分析语言时,就会显得左支右绌、漏洞百出。

 

五、建立统一的语言研究的方法论
在《导论》的开头部分,叶氏就指出:构成传统语言学主要内容的是语言的历史和各种语言的起源比较,其目的与其说是了解语言本质,不如说是了解历史时期和史前时期的社会环境和各族人民之间的接触,在这一了解的过程中语言只不过是当作一种工具罢了……实际上我们研究的是语言的支离破碎的部分,它们不能把语言作为整体概括出来,我们研究的是语言的物理学和生理学的、心理学和逻辑学的、社会学和历史学等方面的现象,而不是语言本身。很明显,叶氏认为传统语言学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语言学,他在《语言学中的结构分析法》中阐明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只有索绪尔所理解的那种相互关系的结构才是语言学研究的真正对象,不应把语言当作非语言学的(物理学的、生理学的、心理学的、逻辑学的、社会学的)事实的混合物,而应该当作一个自足的整体,一个结构。他还提出,内在语言学应该努力寻求常数,亦即确定对所有的语言来说是稳定的、共同的部分;常数并不扎根于一种语言学外的现实,但它一旦被找到和得到描写后,就可将它投射到某种现实(物理学的、生理学的、心理学的、逻辑学的等等)之上。他指出,传统语言学由特殊到一般的方法,是一种归纳、概括的方法,而内在语言学应该采用由一般到个别的演绎、分析的方法,即从文句开始,不断进行分析,直至不能再分割时为止。他认为归纳法不可避免地会陷入中世纪的唯实论的泥坑,而演绎法是从整体到部分的分析方法,是最合理的分析方法,因为整体永远大于各部分的总和。

以上就是哥本哈根学派的主要理论观点,至于我对这一理论的个别地方的不多的看法已经包括在上述的表达中,不过再加上一点我赞成这一说法叶氏的理论严密,能给人美的享受

 

我的疑问是:

语符学有它明显的缺点,又缺乏实用价值,但它却一直流传下来并影响着语言学的发展,其理由是什么?

什么时候对它才有一个公认的客观的评价呢?

我们还要等多久?

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参考文献:
1
、冯志伟:《现代语言学流派》,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2
、刘寅华:《索绪尔与结构主义语言学》,吉林大学出版社 2003年版
3
、徐志民:《欧美语言学简史》上海学林出版社,2005年版
4
、池昌海:《现代语言学导论》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4年版

 

 

[博客评论]

这六篇关于语言学史的文字是从锁麟囊的教学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7343495 )上摘录的。尽管从参考文献来看有些新的研究成果没有来的急吸收,而且有的介绍稍欠全面,但是作为一个历时线索的勾勒是足够清晰了,尤其对语言学习初入门的人,这种史的背景知识是缺少不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