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之星

工作笔记本——查资料、听讲座、边看历史剧边查资料均只为工作

 
 
 

日志

 
 

语言学中的组合关系和和聚合关系  

2010-08-21 16:16:52|  分类: 域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题辅导三: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
语言学中的组合关系和和聚合关系 - zyltsz196947 - zyltsz196947的博客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 章一鸣
  ( 2005年03月09日)

一、 组合关系和和聚合关系的提出

  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是现代语言学中的一个基本原理。《语言学纲要》上说:“符号和符号组合起来的关系称为符号的组合关系。”“在链条的某一环节上能够互相替换的符号具有某种相同的作用,它们自然地聚集成群。它们彼此的关系叫做聚合关系。”(P33)一般的语言学著作都会讨论这个问题。

  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是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在著名的《普通语言学教程》中提出来的。他在第五章“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中深刻地阐述了这对关系。索绪尔说的“句段关系”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组合关系”,也可称为“配置关系”、“搭配关系”等;“联想关系”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聚合关系”(这个名称是由丹麦语言学家叶尔姆斯列夫建议改称的),也有称作“类聚关系”、“会同关系”等的。索绪尔说:

  语言各项要素间的关系和差别都是在两个不同的范围内展开的,每个范围都会产生出一类价值;这两类间的对立可以使我们对其中每一类的性质有更好的了解。它们相当于我们心理活动的两种形式,二者都是语言的生命所不可缺少的。

  一方面,在话语中,各个词,由于它们是连接在一起的,彼此结成了以语言的线条特性为基础的关系,排除了同时发出两个要素的可能性。这些要素一个挨着一个排列在语言的链条上面。这些以长度为支柱的结合可以称为句段(syntagmes)。所以句段总是由两个或几个连续的单位组成的(例如法语的re-lire“再读”;contre tous“反对一切人”;lar vie humaine“人生”;Dieu est bon“上帝是仁慈的”;s’ il fait beau temps,nous sortirons“如果天气好,我们就出去“,等等)。一个要素在句段中只是由于它跟前一个或后一个,或前后两个要素相对立才取得它的价值。

  另一方面,在话语之外,各个有某种共同点的词会在人们的记忆里联合起来,构成具有各种关系的集合。例如法语的enseignement“教育”这个词会使人们在心里不自觉地涌现出许多别的词(如enseigner “教”,renseigner“报导”等等,或者armement“装备”,changement“变化”等等,或者éducation“教育”,apprentissage“见习”等等);它们在某一方面都有一些共同点。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配合跟前一种完全不同。它们不是以长度为支柱的;它们的所在地是在人们的脑子里。它们是属于每个人的语言内部宝藏的一部分。我们管它们叫联想关系。

  句段关系是现场的(in praesentia):它以两个或几个在现实的系列中出现的要素为基础。相反,联想关系却把不在现场的(in absentia)要素联合成潜在的记忆系列。(P170-171)

  以上是在第一节“定义”中内容。这里索绪尔已经把“组合”和“聚合”这两种关系说的非常透彻。接下来的两节分别阐述“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索绪尔是一个伟大的语言学家,他奠定了现代语言学的基础。他提出: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这个符号系统具有能指和所指,符号具有任意性和线条性;语言学区分共时语言学和历时语言学,内部语言学和外部语言学;应该区分语言和言语;语言结构具有组合和聚合关系;等等。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理论是一个伟大的发现,他不仅成为现代语言学的一个重要原理,而且对二十世纪的结构主义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后来的结构主义语言学派把这一思想发挥到了极致,他们使用这个原理,对世界上的各种语言作结构的分析,把语言的各个要素,一一划分出来并对这些要素的组合规则作详尽的描写,对音位的组合、语素的组合、词的组合等作深入的研究。他们从这一思想发展出了“分布”的概念,即一个语言成分所能出现的环境和不能出现的环境的总和。他们用分布理论分析语言的各个层次。二十世纪上半叶的语言学界是结构主义的天下,语言学家言必称结构分析,其发轫于索绪尔的理论是不言而喻的。  

  二、语音的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  

  语言是线性的、一维的。语音中的每一个音素(音位),它总是处在相邻的音素之间。某一个音素和那些音素经常发生组合关系,不和那些音素发生组合关系,这是语音学家十分重视的一个问题。通过对这种组合关系的研究,可以得到一种语言的拼写(读)规则,帮助人们学习这种语言。语音学中的音位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在现代科学技术十分发达的今天,用实用语音学来分出一种语言中的音素是不难的,但如果只有音素而不了解它的结构,那是缺少科学价值的。(布龙菲尔德《语言论》p150)因此结构主义语言学家十分重视音素的组合规则。布龙菲尔德的名著《语言论》专辟一章来讨论英语的语音结构。他说:描写一个语言的语音结构的最简单的方法是说明哪些非领音的音位或者非领音的音位群(音丛)出现的三个可能出现的位置上:词首(initial),在话语的第一个领音的前面;词尾(final),在话语的最后一个领音的后面;中间(medial),在领音与领音之间。(p154)然后,作者对英语的每一个音的出现环境作出详尽的描写。他认为:音位学是根据在言语结构中的作用来确定每一个音位。音位学确定每一个音位而且说明有那些音位的组合。在语言中出现的任何音位的组合都是在这个语言里能发音的,那就是语音形式。例如,[mnu]的组合在英语里是不能发音的,可是[men]的组合是能发音的,因而是个语音形式。(p164)

  现代汉语普通话中的音素的出现是有规律的,也就是说它们的组合是有规则的。例如:北京话有几个与[a]发音比较接近的元音,从音质角度看,它们是不同的音,它们分别为[a]、[ɑ]、[A]、[ε]和[?]。这些音素在组合中是互补的,[a]只出现在i和n的前面,如bai 、ai、 ban、an等;[ɑ]只出现在u和ng的前面,如gao、yang、ao、gang等;[A]只出现在音节的最后,如jia、hua、ba等;[ε]只出现在i和n之间,如tian、yan、dian等;[?]只出现在ü和n之间。根据这些组合规律我们就可以把它们归纳成为一个音位[a]。如果没有组合关系的理论,我们将面对一大堆音素而无所适从。汉语拼音方案就是按音位设计的。传统的音韵学虽然早就意识到语音的组合问题,例如我国古代从印度的梵文中得到启示,把汉字音节分为

  评论这张
 
阅读(7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