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之星

工作笔记本——查资料、听讲座、边看历史剧边查资料均只为工作

 
 
 

日志

 
 

东林党  

2010-05-17 21:39:07|  分类: 银河流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林党

目录[隐藏]

简介
历史评价
附录


 
简介

  
东林党 - zyltsz196947 - zyltsz196947的博客
明代晚期以江南士大夫为主的政治集团。万历三十二年(1604),被革职还乡的顾宪成常州知府欧阳东凤、无锡知县林宰的资助下,修复宋代杨时讲学的东林书院,与高攀龙钱一本薛敷教史孟麟于孔兼及其弟顾允成等人,讲学其中,“讲习之余,往往讽议朝政,裁量人物”,其言论被称为清议。朝士慕其风者,多遥相应和。这种政治性讲学活动,形成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三吴士绅”、在朝在野的各种政治代表人物、东南城市势力、某些地方实力派等,一时都聚集在以东林书院为中心的东林派周围。时人称之为东林党。明神宗朱翊钧统治后期,宦官擅权,倒行逆施,政治日益腐化,社会矛盾激化。针对这一现象,东林党人提出反对矿监税使掠夺、减轻赋役负担、发展东南地区经济等主张。他们还主张开放言路、实行改良等针砭时政的意见,得到当时社会的广泛支持,同时也遭到宦官及各种依附势力的激烈反对。明末党争中,东林党的主要对立面是齐楚浙党。万历后期,双方以争国本为首,以三案为余波,相攻不已。
  天启帝时期,宦官魏忠贤专政,形成明代势力最大的阉党集团,齐楚浙诸党争相依附之,对东林党人实行血腥镇压。天启四年(1624),东林党人杨涟因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被捕,与左光斗黄尊素周顺昌等人同被杀害。魏忠贤又使人编《三朝要典》,借红丸案梃击案移宫案三案为题,毁东林书院,打击东林党。东林著名人士魏大中顾大章、高攀龙、周起元、缪昌斯等先后被迫害致死。齐楚浙党又造天鉴诸录,加东林以恶名,并列党人榜于全国,每榜少则百人,多至五百余人,凡列名者,生者削籍,死者追夺,朝中善类为之一空。魏忠贤还指使党羽制造《东林点将录》,将著名的东林党人分别加以《水浒》一百零八将绰号,企图将其一网打尽。天启七年明思宗朱由检即位,魏忠贤自缢死,次年毁《三朝要典》,对东林党人的迫害才告停止。但东林与阉党的斗争,一直延续到南明时期。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是东林党首领顾宪成撰写的一副对联,镌刻在东林书院的大门口。
  万历二十二年(1594),吏部文选司郎中顾宪成被削去了官籍返回了故乡无锡。他和弟弟顾允成一道倡议修复了无锡城东的东林书院。这所书院原本是宋儒杨时创立的,杨时是宋代大儒程灏程颐两兄弟的门徒,是“二程学说”的正宗嫡传。后来的另一位宋代大儒朱熹则是杨时的弟子。顾宪成重修东林书院的时候,十分明确地宣布他是讲程朱理学的,也就是说,他是继承杨时衣钵的。
  重新营建东林书院,常州知府欧阳东风和无锡知县林宰帮了很大的忙。落成之后,顾宪成与志同道合的高攀龙、钱一本、薛敷教、史孟麟、于孔兼等人讲学其中,来听讲求学的人称顾宪成为泾阳先生,后来也有人称他为东林先生。
  当时,不少怀抱道义而不被当政者所接纳的士大夫退归林野,东林书院的重建使他们找到了知音,因此都争相前来,使得“学舍至不能容”。顾宪成常说:“当京官不忠心事主,当地方官不志在民生,隐求乡里不讲正义,不配称为君子。”他的这些观点博得同志者的响应。讲学之余,他们聚在一起,用委婉的语言议论朝政,褒贬品评执政的大臣。用“君子”和“小人”去区别政治上的正邪两派。这样一来,朝中的一些官员,如孙丕扬邹元标赵南星等人,也与东林书院遥相应和、互通声气。他们怀着忧国忧民的意识,意在有所作为,就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势力,与他们唱反调的那一派称他们为“东林党”。东林党人号称“清流”,影响着天下的舆论
  当时,神宗长时间不上朝理政,久居深宫过着“每夕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怒”的生活,身边的侍者办事稍不称意“辄毙杖下”。且又极其贪婪,恨不得把天下财货都搜刮进宫中供其挥霍。把大批太监派作“矿使”、“税监”前往各地横征暴敛,搞得民怨沸腾。他把朝廷官员的任免都丢在一边,使在职的官吏无法得到升迁,空缺的职位难以及时补充。最糟糕的时候,六部的尚书只有一位,都御史10年不补。御史袁可立连续上疏直指皇帝:“礼祀不亲,朝讲未视,章奏不以时批答,废弃不皆录用(《睢州志》)”,触怒神宗皇帝,被削职为民。首辅大臣也相继上了100多道奏章请求,帝皆不听。
  与东林党政见不合的是内阁大臣王锡爵沈一贯方从哲等人,他们被称为“浙党”。另外还有什么“秦党”,成员都是陕西籍的官僚,还有什么“齐党”、“楚党”、“宣党”,都是以首领的籍贯命名的。“秦党”的政见与“东林党”相吻合,其他各“党”都与“浙党”声气相通,党争之风甚嚣尘上。
  东林党人往往不畏强权,为民请命,大胆弹劾朝中权贵,反对“矿使”、“税监”,甚至敢于冒犯“龙颜”。当凤阳巡抚李三才受到内阁大臣论处的时候,在东林书院讲学的顾宪成就上书给叶向高、孙丕扬,称颂李三才的政绩。御史吴亮把顾宪成的信抄在邸报中,使攻击李三才的人大为恼火。
  李三才任职凤阳巡抚期间,曾经查抄了太监陈增的爪牙程守训的几十万赃款及大量的奇珍异宝,并将程守训依法治罪,办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他还在万历二十七年和二十八年,多次上疏,陈述矿税的弊害。万历三十年和三十一年,他又一再上疏反对矿税,并且提议修浚河渠、建筑水闸、防范水旱,这些主张非但没有被采纳,反而被罚了5个月的俸禄。李三才在反对矿使税监的奏章中指责神宗皇帝说:“陛下宝爱珠玉,百姓也想温饱;陛下爱护子孙,百姓亦爱恋妻儿。何以陛下要拼命地聚敛财宝却不让百姓满足升斗之需呢?为什么陛下要延福万年,却不让百姓享受朝夕之欢呢?”
  对于后妃干政和宦官专权,东林党人始终加以反对,哪怕是削职罢官,逮捕问罪也坚持不改。在“争国本”事件和以后发生的“梃击”、“红丸”、“移宫”三案中,东林党人都从维护皇权的立场出发,坚持反对郑贵妃、李选侍干政,公开抨击危害皇太子、皇帝的行为,主张严厉追查三案的当事人及其幕后主使者。
  东林党人还在“京察大计”中力图整肃吏治。“京察”和“外察”是对官吏进行考核的两种制度。“京察”是考察在京任职的官员,每6年一次;“外察”是考核在地方上任职的官吏,每3年一次。一般是趁外官来京师朝见皇帝时给以考察。“京察”是根据官员的政绩、品行,来决定升迁、降调或罢官等奖惩。若是“京察”中被罢了官,就将终身不再起用。
  万历二十一年的京察,主持者是吏部尚书孙考功、郎中赵南星和左都御史李世达,他们都比较正直不徇私情。文选员外郎吕胤昌是赵南星的外甥,都给事中王三余是赵南星的亲戚,都因考评不佳被罢黜。东林党也借此机会罢黜了一些与内阁大臣交往很深的官员。到了万历三十三年,主持“京察大计”的是东林党人都御史温纯和吏部侍郎杨时乔,就把浙党官员钱梦皋、钟兆斗等人贬谪了。但南京的“京察大计”主持者则是齐、楚、浙党主持,他们借机斥逐东林党的官员。到了万历四十五年,浙党首领又当上了内阁首辅,这一年的“京察大计”,东林党人受到很大的打击。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种朋党混争的局面,东林党人的政治主张也和他们排除异己的动机纠缠不情了,给攻击他们的人制造了口实。
  东林党是明朝后期出现的以中下级官员、中下地主及知识分子为主的反对王公贵戚、权臣宦官的政治集团。他们企图以儒家正统思想挽救国家,但在强大的统治集团剿杀下,遭到重大打击。直到崇祯即位处死魏忠贤才有所抬头。后来,东林党的残余势力一直与权臣斗争,一直持续到南明的灭亡,前后达40多年。

 
历史评价

  正面评价, 如被指为东林党人的李三才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上疏道:“东林者,乃光禄寺少卿顾宪成讲学东南之所也。宪成忠贞绝世,行义格天,继往开来,希圣希贤。而从之游者……皆研习性命,检束身心,亭艺表表,高世之彦也。异哉此东林也,何负于国家哉?”(《万历邸钞》万历四十四年丙辰卷)又如“不有东林,乾坤崩塌久矣!东林岂亡明者?攻东林者亡之也。”(汪有典《史外》卷六《高忠宪传》)
  负面评价,如“时顾宪成罢归久,于锡山创东林书院,招集士绅讲学。其学经生之所知,绝无足听者。徒相与臧否人物,訾国政,冀当国者闻而药之。”(《江陵纪事》)更为激烈则如:“时锡爵、一贯、赓、廷机诸辅传灯,一二孤愤之士建言被逐,于是聚徒讲学,以道学之名号召天下。凡生长其地、宦游其地者,或实意仰高,或葛藤相绊而靡然从之,门户之名立矣。遥制朝绅,迫挟台辅,夷跖惟其所造。复有一二奸雄彼此借资,门户之威炽矣。”(许重熙《宪章外史续编》)
  较为客观的评价,如夏允彝按政绩来判定东林人与攻东林者之间高下如何:“平心而论,东林中亦多败类,攻东林者间亦有清操独立之人,然其领袖之人殆天渊也。东林之持论甚高,而于筹虏制寇卒无实着。攻东林者自谓孤立任怨,然未尝为朝廷振一法纪,徒以忮刻胜耳。特可谓之聚怨哉?无济国事殆同矣。”强调两派领袖的人品迥异,但也指出两派均属于于国事无补一类, 这种看法具有较大的普遍性。清代的官方言论即与夏允彝的看法相仿,《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虽宪成等主持清议本无贻祸天下之心,而既已聚徒,则党类众而流品混,既已讲学,则议论多而是非生。其始不过一念之好名,其究也流弊所极遂祸延宗社。《春秋》责备贤者,宪成等不能辞其咎也。特以领袖数人,大抵风节矫矫,不愧名臣,尙为瑕瑜不掩云尔。”在肯定东林领袖为君子的同时点明东林的流弊所在。总体而言主张“东林”应对明末败势承担一定的责任。

 
附录

  东林点将录
  开山元帅托塔天王南京户部尚书李三才
  总兵都头领二员:
  天魁星及时雨大学士叶向高
  天罡星玉麒麟吏部尚书赵南星
  掌管机密军师二员:
  天机星智多星左谕德缪昌期
  天闲星入云龙左都御史高攀龙
  协同参赞军务头领一员:
  地魁星神机军师礼部员外郎顾大章
  正先锋一员:
  天杀星黑旋风吏科都给事中魏大中
  左右先锋二员:
  天暗星青面兽浙江道御史房可壮
  地周星跳涧虎福建道御史周宗建
  马军五虎将五员:
  天勇星大刀手左副都御史杨涟
  天雄星豹子头左佥都御史左光斗
  天猛星霹雳火大理寺少卿惠世扬
  天威星双鞭将太仆寺少卿周朝瑞
  天立星双枪将河南道御史袁化中
  马军八骠骑八员:
  天英星小李广福建道御史李应升
  天捷星没羽箭陕西道御史蒋允仪
  天空星急先锋山东道御史黄尊素
  天退星插翅虎浙江道御史夏之令
  天究星没遮拦吏科给事中刘宏化
  天满星美髯公刑科给事中解学龙
  地猖星毛头星刑科给事中毛士龙
  地镇星小遮拦工科给事中刘懋
  总探声息走报机密头领二员:
  天速星神行太保尚宝司丞吴尔成
  地速星中箭虎光禄寺少卿丁元荐
  行文走檄调兵遣将头领一员:
  地囚星旱地忽律广西道御史游士任
  掌管钱粮头领二员:
  天富星扑天雕礼部主事贺烺
  地狗星金毛犬尚宝司少卿黄正宾
  定功赏罚军政司头领二员:
  地正星铁面孔目左佥都御史程正己
  地奴星催命判官左通政涂一臻
  掌管行刑刽子手头领二员:
  地损星一枝花礼部尚书孙慎行
  地平星铁臂膊刑部尚书王之寀
  捧把帅字旗将校一员:
  地贼星鼓上蚤内阁中书汪文言
  守护中军大将十二员:
  天寿星混江龙大学士刘一燝
  天微星九纹龙大学士韩爌
  地短星出林龙大学士孙承宗
  天剑星立地太岁吏部尚书周嘉谟
  地角星独角龙吏部尚书张问达
  天伤星武行者左都御史邹元标
  天贵星小旋风右都御史曹于汴
  地轴星轰天雷礼部尚书王图
  天牢星病关索刑部尚书乔允升
  地强星锦毛虎工部尚书冯从吾
  地藏星笑面虎吏部左侍郎陈于廷
  天巧星浪子左春坊左谕德钱谦益
  四方打听邀接来宾头领十二员:
  地明星铁笛仙户部左侍郎郑三俊
  地壮星母夜叉礼部右侍郎张鼐
  地妖星摸着天光禄寺少卿史记事
  地全星鬼脸儿光禄寺寺丞李炳恭
  地文星圣手书生翰林院修撰文震孟
  地阔星摩云金翅翰林院简讨姚希孟
  地阴星母大虫翰林院简讨顾锡畴
  地异星白面郎君翰林院庶吉士郑鄤
  地满星玉幡竿吏部员外郎周顺昌
  地兽星紫髯伯吏部员外郎张光前
  地慧星一丈青吏部员外郎孙必显
  地暗星锦豹子礼部主事荆养乔
  马步三军头领四十六员:
  天慧星拚命三郎刑部尚书王纪
  天孤星花和尚兵部左侍郎李瑾
  天暴星两头蛇兵部右侍郎孙居相
  地勇星病尉迟兵部右侍郎李邦华
  地恶星没面目兵部右侍郎刘策
  地佐星小温侯兵部右侍郎何士晋
  地奇星圣水将户部右侍郎陈所学
  天哭星双尾蝎左副都御史孙鼎相
  天祐星金枪手右佥都御史徐良彦
  地刑星菜园子右佥都御史周起元
  地丑星石将军右佥都御史张凤翔
  地狂星独火星右佥都御史朱世守
  地巧星玉臂匠右佥都御史程绍
  地暴星丧门神右佥都御史王洽
  地健星险道神右佥都御史李若星
  天异星赤发鬼左通政使刘宗周
  地俊星铁扇子大理寺少卿韦藩
  地空星小霸王太常寺少卿韩继嗣
  地会星神算子太常寺少卿赵时用
  地祐星赛仁贵太常寺少卿李应魁
  地阖星火眼狻猊太常寺少卿程注
  地稽星操刀鬼太常寺少卿沈应奎
  地飞星八臂那吒吏部郎中夏嘉遇
  地走星飞天大圣吏部郎中邹维琏
  地察星青眼虎吏科给事中陈良训
  地煞星镇三山兵科给事中甄淑
  地雄星井木犴户科给事中郝土膏
  地杰星丑郡马兵科给事中沈惟炳
  地幽星病大虫户科给事中薛文周
  地孤星金钱豹子兵科给事中萧基
  天罪星短命二郎湖广道御史刘芳
  天败星活阎罗江西道御史方震孺
  地僻星打虎将山东道御史李元
  地微星矮脚虎福建道御史魏光绪
  地捷星花项虎四川道御史练国事
  地威星百胜将河南道御史谢文锦
  地数星小尉迟云南道御史李日宣
  地猛星神火将贵州道御史张慎言
  地乐星铁叫子山东道御史刘思诲
  地伏星金眼彪湖南道御史刘其忠
  地隐星白花蛇河南道御史杨新期
  地耗星白日鼠湖广道御史刘大受
  地遂星通臂猿山西道御史侯恂
  地灵星神医手云南道御史胡良机
  地魔星云里金刚四川道御史宋师襄
  地理星九尾龟河南道御史熊则祯
  镇守南京正将一员:
  地然星混世魔王操江右佥都御史熊明遇
  分守南京汛地头领一员:
  天平星船火儿南京广东道御史王允成
  天损星浪里白条南京吏部郎中王象春
  地英星天目将南京江西道御史陈必谦
  地进星出洞蛟南京山西道御史黄公辅
  地退星翻江蜃南京四川道御史万言扬
  地劣星活闪婆南京工科给事中徐宪卿
  天启四年甲子冬归安韩敬造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