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之星

工作笔记本——查资料、听讲座、边看历史剧边查资料均只为工作

 
 
 

日志

 
 

【百家争鸣】袁崇焕其实死得不怎么冤  

2010-05-17 20:26:53|  分类: 域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说死得惨,袁崇焕当之无愧。可是袁崇焕冤在哪里?他犯的哪一条不是死罪?
身为正二品文官擅杀毛文龙这个从一品武官,节将,死罪
擅主议和,私自卖军粮给蒙古人,间接资敌,助满清度过最困难的时期,死罪
后金从蓟镇入寇,长驱直入到北京城下,作为兵部尚书,当革职下狱,作为蓟辽督师,直接责任人,死罪
再说军事上的责任,看袁崇焕配不配得上长城这个赞誉
不救朝鲜,导致后金少了一个牵制。毛文龙还知道派兵骚扰后金老巢,而袁崇焕还大言不惭的说毛文龙不作为
杀毛文龙,后金没有了后顾之忧,之后不久就敢进行空前规模的军事冒险
身为蓟辽督师,只重关宁锦防线而轻蓟镇防线,倾国之力打造的关宁锦防线成了马奇诺防线。末了还给崇祯上疏要求加强蓟镇防务,就好像江苏省长写信给胡哥:主席啊,苏南这边经济很好,苏北比较落后,你要多注意。简直荒谬透顶
后金入寇之后,决策失当,间接害死赵率教这位不可多得的大将。当时赵率教部准备在三屯营休整,但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守将不辨敌我,不敢开城。赵率教部只得继续前进,终于在遵化城外中伏全军覆没。三屯营守将不开城只是赵率教战死的次要因素,根本原因还是袁崇焕的愚蠢命令,因为4000轻骑对数万大军,怎么看都是送死。遵化陷落后,三屯营紧接着也陷落了,守将自杀。如果当时赵率教部在那里休整,也不过多4000个陪葬的

这个结合地图看得更清楚,当焙蠼鸫哟蟀部诤土厝肟埽奈逄旌笤缁赖玫较ⅲ烧月式檀由胶9芈?000轻骑驰援遵化——从地图上就能看出,从大安口到遵化比从山海关到遵化近多少倍,更别说还有那四五天的时间差。等赵率教到时,后金就算爬也能爬到遵化了。结果是赵率教中伏牺牲,4000人全军覆没——而阎崇年为了美化袁崇焕,硬是把中伏说成遭遇
赵率教死后,袁崇焕率师回援,一面夸口“必不令敌越蓟西”,一面却畏缩惧战,导致后金不战而“潜越蓟西”,朝廷寄予厚望蓟西防线成了第二道关宁锦防线,后金军长驱直达北京城下。央视百家讲坛的阎崇年在讲到这一点时只说袁崇焕的四道防线全部落空,只字不提其中袁崇焕的指挥失误

再看看明给袁定的几个罪,央视阎崇年的说法:
1所谓“付托不效”。是指崇祯皇帝命袁崇焕为蓟辽督师,指望他五年复辽;而他辜负了皇帝的嘱托,致使后金军队长驱直入,攻打京师,给明朝带来极大的震动和损失。
  央视阎崇年说:袁崇焕受明帝付托,诚心竭力,任事封疆,于朱明社稷,可谓“义气贯天,忠心捧日”。他提醒过要重视蓟镇的防守,而且他的防区主要在关外而不在蓟镇。但是,袁督师“付托不效”之责还是有的,而将后金入犯京师全部责任加到他一人身上,以显示主上圣明,这对袁崇焕则是不公平的。
---------------------------------------
阎崇年身份摆在那里,不能像网上那些人一样信口胡诌袁崇焕对蓟镇没有实际管辖权,只能把责任往轻了说。阎崇年隐瞒了什么事实?袁崇焕把蓟镇的精兵调了一万多到关宁锦防线,回过头来却向崇祯上疏要求加强蓟镇防御。便宜让他占了,黑锅让崇祯来背。身为蓟辽督师,蓟镇是他的防区,尽管他本人不在蓟镇。要是蓟镇防务都要崇祯来管,那他这个蓟辽督师拿来干什么?江苏省省长也不能因为自己不在苏北,而把苏北落后的责任推掉吧?更没有听说哪届江苏省长写信给国家主席:苏北的经济比较落后,你要想办法解决才对。
没有人将后金入寇的责任全推在袁崇焕身上,但后金从他的防区入寇,他就是第一责任人,这个是明摆着的事

2所谓“专恃欺隐”。是指责袁崇焕依恃崇祯帝的信任而行欺骗和隐瞒。他欺骗隐瞒了什么呢?没有明说。崇祯帝责其“专恃欺隐”,或指袁崇焕“五年复辽”的目标。但是,崇祯帝若以此事指责袁崇焕,实属不妥。因为:第一,不能实现目标,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是袁崇焕一个人可以左右的;第二,袁崇焕督辽才一年多的时间,五年期限未到,不应以此相责。或许崇祯帝所谓“专恃欺隐”另有所指。
------------------------------------
袁崇焕对崇祯夸海口“五年平辽”时,兵部给事中许誉清就问袁崇焕到底有什么良策可以五年平辽,袁崇焕回答“聊慰上意”,意思就是不过是安慰皇帝罢了。明摆着的欺君。以阎崇年的水平,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他隐瞒了
再说袁本人,上任不久就擅杀毛文龙,自断左膀右臂,之后没几个月后金就进行了规模空前的军事行动。五年平辽,才一年多就让敌人打到京师,这平的是哪门子辽?自己把事办砸了,被革职查办是天经地义的,还要怪崇祯没给够五年的期限?

所谓“市米资盗”。这件事指的是,崇祯二年(1629年),漠南蒙古东部闹饥荒:“夷地荒旱,粮食无资,人俱相食,且将为变。”就是说蒙古哈喇慎等部,室如悬罄,聚高台堡,哀求备至,乞请市粟。这件事怎么办?在明朝与后金的辽东争局中,蒙古是双方都要争取的力量。袁崇焕坚持团结拉拢蒙古,来对抗后金。袁崇焕先言:“人归我而不收,委以资敌,臣不敢也。”蒙古各部首领,闻将市粟,指天立誓,不忘朝恩。所以袁崇焕疏言:“臣以是招之来,许其关外高台堡通市度命,但只许布米易柴薪。”奏上,奉旨:“著该督抚,严行禁止。”奉旨严禁,皆失所望,哈喇慎诸部背离明朝,纷投后金。可见,蒙古诸部台吉,附己不纳,委以资彼,其责任在崇祯皇帝。所以,袁督师“市粟”之事有,而“资盗”之罪无!
-----------------------------------------
再来看看阎崇年隐瞒了什么吧。崇祯是禁止卖粮,但袁崇焕就因此不卖,导致蒙古倒向后金了么?袁崇焕上疏抗辩:“(如果不开马市卖粮)万一夷(喀喇沁)为向导,通奴入犯,祸有不可知者。”“(蒙古部落)断不敢诱奴入犯蓟辽”。崇祯勉强同意,但告诫袁崇焕只能以接济为主,因为如果卖的粮食多了,蒙古人一转手就高价卖给更困难的后金了。而且崇祯丑话说在前头:“西夷通虏,讥防紧要。奏内各夷市买于东,明是接应,何以制奴?着该督抚严行禁止!其招来属夷,其有饥困,查明部落多少,计口量许换米,不得卖与布帛米粮及夹带禁品。路将等官,倍加侦察,如有疏违,以通夷罪论处!”意思就是,要是卖米卖多了造成间接资敌,就按通敌论处
下面的问题就是袁卖米多不多,是否造成了间接资敌。“(崇祯)二年三月,朵颜三卫半入于建州。束不的求督师袁崇焕开籴于前屯之南台堡,互市貂参,边吏俱不可,独崇焕许之。盖是时建州亦饥,束不的为窖米谋攻蓟西也。虽有谍报,崇焕不之信”。 这是谍报说朵颜部束不的为后金买粮,袁崇焕不信,那么束不的买粮到底有没有卖给后金?
,至南台堡,闻朵颜束不的为贼汉卖妇女,为建州积谷.宁远武进士王怀达陈国威入谒仁锡,曰:束不的居关外,阳仇贼汉,其实妮之,为满州娴也。部落不满万,驻宁远关外者六七千,此地间市止二千人。卒不及备。可乘夜掩而杀之。……”不满万人的束不的部,居然来了两千人买粮,这跟崇祯提醒袁的计口量许换米相差可太大了
更严重的是什么?“建哨在束不的部内计四百余人,不持弓矢……”束不的部来买粮的两千人里,居然有四百多直接就是女真人!
这还不足以说明资敌么?我说间接资敌已经够厚道了,袁崇焕至少也是没遵守崇祯要求他执行的“其有饥困,查明部落多少,计口量许换米”卖粮条件,崇祯丑话都说在前头了,他还要犯,这就怪不得崇祯没提醒过他了
顺便说一句,袁崇焕对崇祯说,如果不开马市,万一夷(喀喇沁)为向导,通奴入犯,祸有不可知者。但讽刺的是,袁开马市卖了粮,喀喇沁照样给后金当向导。那个时候袁崇焕还没革职,他的马市还继续在开,可是喀喇沁部早已倒向后金了。他这收买蒙古人心的政策,着实是失败得很

5所谓“斩帅践约”。是指责袁崇焕与后金约定而杀毛文龙。史料已经证明,袁崇焕与皇太极书信往来,既无默契,更无议约。倒是毛文龙通款后金,谋降有迹。所谓毛文龙被杀,后金军才敢南犯之言,实则夸大了毛文龙的作用。至于对毛文龙先斩后奏,因而受到“擅杀”之诘,则应做具体分析。对于袁崇焕计斩毛文龙的“席藁待诛”奏疏,崇祯帝谕旨:“毛文龙悬踞海上,糜饷冒功,朝命频违,节制不受。近复提兵进登,索饷要挟,跋扈叵测。且通夷有迹,犄角无资,掣肘兼碍。卿能周虑猝图,声罪正法。事关封疆安危,阃外原不中制,不必引罪。”所以,袁督师“斩帅”之事有,而“践约”之罪无!
----------------------------------------------
我也认为袁崇焕没有践约,但杀帅呢?阎崇年不会告诉你,袁崇焕一个正二品文官,擅杀毛文龙这个从一品武官,同样领尚方宝剑的节将,单这一条就是死罪。要是还践约,那就是通敌罪,当族诛。
阎崇年也不会告诉你,袁崇焕擅杀毛文龙后,“京师震动”,辽东边防全落入袁崇焕一人之手,崇祯为了稳住袁崇焕,不可能在当时就治他的罪。而后来北京保卫战祖大寿的表现也证明了崇祯的担心,袁的部队已经彻底的成为了一支军阀性质的部队,主帅一下狱,手下大将就跑了,要知道给祖大寿发工资的不是袁崇焕,而是崇祯。岳飞的部队号称岳家军,可岳飞遇害了,岳家军还是乖乖的。从这点看,袁崇焕也远远不能与岳飞相比。
6所谓“纵敌长驱”。是指责袁崇焕纵容后金铁骑长驱直薄京师,而不加阻拦。其实,早在天启六年即天命十一年(1626年)四月,辽东巡抚袁崇焕就上疏:应防御后金军从宁、锦以西虚怯之处南犯。两个月后,袁崇焕再疏:“虑其席卷西虏,遂越辽而攻山海、喜峰诸处。”到崇祯元年即天聪二年(1628年)十月,袁崇焕再疏奏喜峰、古北关隘可虞:蒙古哈喇慎等部“处于我边外,经道惯熟,若仍诱入犯,则东至宁前,西自喜峰、古北,处处可虞,其为纣更烈”。崇祯二年即天聪三年(1629年)三月,袁督师又上疏:“惟蓟门,陵京肩背,而兵力不加,万一夷为向导,通奴入犯,祸有不可知者。”他一面谏议——“蓟门单弱,宜宿重兵”;一面具疏——济其市粟糊口,免其导诱入犯。崇祯帝对袁崇焕的谏疏,或拖延因循,或严行禁止。己巳事变发生,不出崇焕所料,罪名却要崇焕独负。所以,袁督师“纵敌长驱”之罪名,“莫须有”矣!
----------------------------------
袁崇焕看出了蓟镇防御薄弱,但他是怎么做的呢?从本就防御薄弱的蓟镇抽调了一万多精兵去加强他直接坐镇的关宁锦防线。直接后果就是把关宁锦防线打造成了一条马奇诺防线,却在旁边开了一个大口子,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后金从蓟镇走吗?而且后金入寇之前已有谍报薄之袁崇焕,但袁不信。后金入寇之后他又派赵率教去遵化送死(看8楼的地图),这不是纵敌长驱是什么?
阎崇年也不会告诉你,纵敌长驱的罪名,不只是指蓟镇失守,而且包括后金入关之后直达北京城,袁崇焕在其中一系列的拦截失败。袁部回援,崇祯委以袁崇焕各镇援兵之权,这本来是袁戴罪立功甚至将皇太极部一网打尽的好机会,但昏了头的袁是怎么做的呢?一面夸海口“入蓟州稍息士马,细侦形势,严备拨哨,力为奋截,必不令敌越蓟西”。一面将已经回援到蓟州的刘策部,回援到蓟州于通州之间的尤世威部又分散到各地,导致后金轻易越过蓟州直扑北京,而袁崇焕等到第二天才发现敌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慌忙提兵直追
蓟州有多重要?蓟州,古属幽燕,亦称渔阳,历史悠久,上溯周商:燕山北靠,渤海南望,地“扼东北入京之要冲,控中原与坝上之险塞”,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有“畿东锁钥”之称。蓟县西有盘山、南有湖泊、东北方向有九龙山和八仙山,因为这么多天堑中留出的通道如同一道往来必经的门户而故称蓟门,自古设置兵镇和关城,是北京东北的要冲。而袁把部队都派了出去,偏偏不守蓟州。不仅不守,连斥候(侦察兵)都没派几个,直到第二天才发现敌人已经过去了。就好像山海关守将把兵力分散到长城各处,却把山海关关门洞开一样
这不叫纵敌长驱,什么叫纵敌长驱?

7所谓“顿兵不战”。是指责袁崇焕虽然率领辽军入援京师,但是保留实力,而不与后金军作战。曾在袁崇焕部伍中的布衣程本直疏辩道:“自敌人逸蓟入京,崇焕心焚胆裂,愤不顾死,士不传餐,马不再秣,间道飞抵郊外,方幸敌未近城,得以身翼神京。出营广渠门外,两相鏖战。崇焕躬擐甲胄,以督后劲,自辰至申,转战十余里,冲突十余合,竟至通惠河,血战殊劳。辽事以来,所未多有。此前月二十日也。至二十六日,又舍广渠门而攻左安门,亦时有杀伤。惟是由蓟趋京,两昼夜疾行三百里,随行营仅得马兵九千,步兵不能兼进。以故专俟步兵调到,随地安营,然后尽力死战。初二、初三,计程可至。不期初一日,再蒙皇上召对,崇焕奉有拿禁之旨矣!时未旬日,经战两阵,逗留乎,非逗留乎?可不问而明矣!”所以,袁督师“顿兵不战”之罪名,“莫须有”矣!
--------------------------------------------
阎崇年不会告诉你,程本直还是袁崇焕的门客,门客为主人辩护的词都拿出来了,我是不是可以拿辽海丹忠录来证明毛文龙是堪比岳飞的忠义大将,袁崇焕是秦桧?当然,我不会这么做。但阎崇年身为清史专家,放着那么多史料不引,偏偏去引一个与袁崇焕有莫大关系的门客的话,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阎崇年不会告诉你,北京保卫战的主战场不是袁崇焕的广渠门,而是满桂的德胜门。德胜门大战,满桂的五千宣大军打得只剩三千,终于击退了皇太极亲率主力的进攻,而袁部在广渠门面对的不过是数千镶白旗兵马和少量蒙古兵。51楼提到后金冲击袁手下的王承胤部,也失利。阎崇年不会告诉你失利的原因是袁部背后的京营稳住了阵脚,而这个王承胤,刚一接战就往后退
8所谓“遣散援兵”。是指责袁崇焕遣散前来增援京师的明军。袁崇焕奉谕调度各路援兵。对此,曾在袁崇焕部伍中的布衣程本直疏辩道:“若夫诸路援兵,岂不知多多益善。然兵不练习,器不坚利,望敌即逃,徒寒军心。故分之则可以壮声援,合之未必可以作敌忾也。况首回尤世威于昌平,陵寝巩固;退侯世禄于三河,蓟有后应。京营素不习练,易为摇撼,以满桂边兵据护京城,万万可保无虞。此崇焕千回万转之苦心也。以之罪崇焕,曰散遣援兵,不同堵截,冤哉!”所以,袁督师“遣散援兵”之罪名,“莫须有”矣!
-------------------------------------
又是以程本直的话做依据,无语
就算是程本直,也没有否认袁遣散援军的事实(侯世禄部,尤世威部),只是认为遣散援兵有道理,是正确的。阎崇年直接就把这些事实否定了,牛。问题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京城危急成那个样子,还想什么抄敌后路,保护陵寝?这些都得在京师安全的情况下才有意义。如果是在勤王军队不断赶到的情况下,袁崇焕那么做是正确的,但是在勤王兵力严重不足的当时,袁崇焕这么做就是拿京师冒险
9所谓“携僧入城”。这是指责袁崇焕兵临城下,又暗中带着喇嘛,要求进入北京城内。袁督师军中有喇嘛,他率军入京,露宿荒郊。袁崇焕“力请援兵入城,不许”。督师又“求外城屯兵,如满桂例,并请辅臣出援;不许”。崇祯帝之猜疑、惶惧到了何等程度,明朝廷之虚弱、窳败到了何等地步。袁督师军中有喇嘛,“携僧入城”就会当内应吗?所以,袁督师“携僧”之事有,而“入城”之事无!其罪名,“莫须有”矣!
------------------------------------------------
注意,这项罪名的完整说法是”潜携喇嘛僧入城“,在当时京师戒严的情况下,私自入城本来就是罪,更何况带着一个外人
至于有没有入城,我也不是很清楚,且以阎的说法为准吧
至于阎说9项罪名有八项不存在,其实只有这最后一项是可以完全抹去的,前面的几项,诸如”杀帅有,践约无“,即使没有约,也是板上钉钉的死罪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