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之星

工作笔记本——查资料、听讲座、边看历史剧边查资料均只为工作

 
 
 

日志

 
 

晋怀帝司马炽:山河破碎几多恨 青衣行酒皆是愁   

2010-01-06 22:11:33|  分类: 银河流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晋怀帝司马炽:山河破碎几多恨 青衣行酒皆是愁
5



            老爷们之间,一般没有绝对的私人恩怨。即便有,也往往因为各自心腹、帮凶的加入,演化为一场群体恩怨。 

            皇族之间,亦不曾有单纯的个人争斗。那些一对一的口角之争,每每因了权力的搀杂,演变成杀伤力惊人的团体战争。  

         西晋“八王之乱”,本来只是司马氏的家务事,但因为主角是王爷,是皇室成员,结果牵扯进无数身不由己之人,轰轰烈烈、凄凄惨惨地闹腾了16年。 晋怀帝司马炽,就是这身不由己之人中的一个。 

          那八个司马氏王爷要争的,无非是一个“利”字。可是,事情到最后,真正的好处却被个外人得了——一个姓刘的匈奴贵族渔翁得利,趁司马氏兄弟闹得不可开交之时,抢走了司马氏的江山。 

       这无疑是非常“奶奶的”一件事。晋怀帝司马炽很忧伤,也很郁闷。他无心争权,却莫名其妙地被送上了皇位;他不想亡国,却莫名其妙地成为俘虏;他想保留最后的尊严,却被喝令身着青衣,为人斟酒。 

    皇室血统,带给司马炽的,不是快乐,是苦痛!  

     司马炽的人生很不如意。 

    这不如意,归根结底,有一小半来自他的白痴大哥——晋惠帝司马衷;另有一多半,来自他的恶毒大嫂——贾南风。 

    贾南风是司马衷的皇后,长得又黑又胖,又矮又丑。可还真应了“丑人多作怪”这句话,丑陋的贾南风,把丑陋转化为奋进的动力,硬是从美女手中夺走了“红颜祸水”这一专利,把西晋祸乱成了一锅粥! 

    在这股丑陋祸水的冲击下,“八王之乱”铿锵上演,司马炽的个人荣辱,沦落于众人股掌之上,成了一种微不足道的调味品。 

          一 
       那贾南风可不是个等闲之辈。

  
       她刚一入宫,就显露出了狠毒专横的天性,只要是她老公司马衷碰过的宫女,无一能逃过其毒手。及至当上皇后,此女更是妇道尽失,到处搜罗英俊男子入宫苟合,给司马衷扣了无数顶绿帽子。 

 
       妒忌,是女人嘛,都会有一点。不爱白痴爱俊男,这是人的天性,宽容一点来说,贾南风出轨也并非情不可原。问题的关键在于,贾南风不光善妒,不光迷恋英俊男人,她还迷恋权力,并以追逐权力为乐!这就麻烦了:当朝皇帝是个啥也不懂的白痴,皇后阴险狠毒,一心想操纵朝政,那还不天下大乱?

  
     好戏开始上演。贾南风先朝自己的婆婆杨太后开了火。杨太后是白痴皇帝司马衷的名义辅佐人,武帝死后,她与父亲杨骏执掌大权,是贾南风的头号敌人。

  
    按说,杨太后待贾南风不薄。贾南风还是个太子妃的时候,曾因弑杀宫女引起了她的老公公——当朝皇帝司马炎的不满,差点被赶出宫。是杨太后替她求情,这才保住了她的地位。可惜这个杨太后心眼太实,她替贾南风说好话,是背着人;她教训贾南风好好做人,是当着人,这就引起了贾南风的不满,为自己招来了横祸。

  
   公元291年,贾南风拉拢了小叔子——楚王司马玮,借助他手下禁兵,杀了杨太后父女及其亲属、党羽数千人。杨太后死了,大权却没落到贾南风手中:被推举出来辅佐傻瓜皇帝的,不是傻瓜皇帝的妻子贾南风,而是年高望重的汝南王司马亮。

  
    贾南风当然不甘心他人分享自己的劳动果实,于是,又巧施诡计。她先唆使楚王司马玮杀掉司马亮,然后一个回马枪,说司马玮矫旨杀人,图谋不轨,把司马玮也给“喀嚓”了。

  
   一个丑皇后竟害死了两个王爷!其他王爷不答应了。公元300年,赵王司马伦起兵包围皇宫,杀死了恶毒的贾南风。  


      皇后死了,皇帝是白痴,大家又不服司马伦掌权,接下来的事就比较混乱了: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 马颙、成都王司马颖、长沙王司马乂、东海王司马越相继粉墨登场,同室操戈。他们把战火烧到了京都洛阳,烧到了全国各地,烧死了万千士兵,烧死了千万百姓,烧得西晋一厥不起,徒有其形。 

    熊熊战火中,赵王司马伦倒下了,齐王司马冏倒下了、河间王司马颙也死了……直到公元306年,8个活王爷中,有7个变成了死王爷,这场历时16年的“八王之乱”,才落下帷幕。 

    那唯一幸存下来的王爷,就是东海王司马越。正是这个司马越,把司马炽送上了皇位,给了他无上荣耀,也给了他无尽的耻辱。

 
                二 


         司马越在“八王之乱”中胜出之后,实际上已经成了晋国的最高统治者。他挟天子以令诸侯,呼风唤雨,好不自在。 - 

    白痴皇帝司马衷,此时呆傻如旧,当了傀儡也不知,还以为人家是在为自己分忧。面对疾言厉色的司马越,他常露出莫名其妙的傻笑。 
      你想想看,本来你是成心去欺负那个人,他却以受欺负为乐,那有还啥意思?司马衷的表现令司马越非常生气,他越看司马衷越觉得不顺眼,于是端来几张毒饼,毒死了这个白痴。可司马越又不敢明目张胆地当皇帝,考虑再三,从晋武帝司马炎的子嗣中挑了个“面瓜”——司马炽,把司马炽扶上了龙椅。 

    司马炽性情平和,没什么野心。“八王之乱”中,他始终保持中立,赢得了各位王爷的一致好评,被推选为皇太弟。这正像两个党派相争不下,需要推举一个无党派人士平衡共同利益,司马炽,就是这个被公选出来的无党派人士。 
       司马炽知道,皇帝只是个表面封号。司马越让他上台,只不过是让他当个配角,配合司马越演戏。因此他必须得卖力地演出,方能获得“导演”的好感,方能活命。 

    可是,忍辱偷生又有什么意思呢?即便是名誉皇帝,也是个皇帝,被个王爷呼来唤去,谁能忍下这口气?司马炽做梦都想着除掉司马越,搬开压在心口的那块石头。公元311年,他决定把梦想变成现实,于是就找来心腹荀晞,密谋杀害司马越。可笑的却是,司马炽这边刚攒起一股子力气,要与司马越拼命,司马越那边就生了病,并且是一病不起,一命呜呼! 
     拳头伸出去,却没打着人,司马炽十分失落。但对头倒台,不管他是怎么倒台的,毕竟值得庆贺。 
     皇宫里大摆筵席,司马炽端起了酒杯。谁想到,一杯酒还没下肚,晋国又生事端。 
 
      三 

    这次,摆在司马炽面前的,已不再是司马氏的家务事,而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八王之乱”毁了西晋,成就了少数民族政权。早在公元308年,匈奴贵族刘渊就趁着天下大乱,自立为帝,建立了国号为“汉”的割据政权。 

    刘渊把都城设在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但他心中的都城,却是洛阳。为了到洛阳当皇帝,他带领他的儿子刘聪,数次向洛阳发起进攻,可是司马越率军顽抗,每次都让他们的部队止步于洛阳城门外。 

    上天为什么不让司马越赶紧死去呢?刘渊父子仰望长天,虔诚祈祷。结果,苍天有眼,司马越果真病死了。有趣的是,刘渊欢喜过头,也死了。剩下刘聪仰天长啸,决心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向洛阳进军。 

    公元311年夏天,刘聪派大将王弥、石勒等人,分兵数路攻打晋国。王弥、石勒都身经百战,养在温室中的司马炽,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匈奴人长驱直入,很快杀进洛阳城。他们高声呐喊着扑向皇宫,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嫔妃就上,直把西晋皇宫闹得鸡犬不宁,哭声震天。 

    司马炽见文武百官逃的逃,躲的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奶奶的,关键时刻,你们竟撇下皇上我独自逃命,真是该杀! 

    但这时候,抱怨又有何用?司马炽不得不自寻活路。他让手下搜集船只,准备走水路逃命。不料,那匈奴兵不仅野蛮,还很精明,他们点起一把大火,把司马炽好不容易才弄来的船只烧了个精光。司马炽慌忙改变线路,带着太子等人逃到后花园,准备沿小路逃奔长安。合该他命背,那小路上竟然也有匈奴兵!于是乎,司马炽被俘虏了。 
    匈奴兵将司马炽押回了平阳。刘聪见了这个战利品,非常得意。他想看司马炽俯首称臣的丑态,不但没有杀司马炽,还封他当了平阿公。 
   司马炽才离狼窝,又入虎口,心中懊恼万分,可为了保全性命,他不敢公然与刘聪作对,只得窝窝囊囊地接受了封号。 

    不成想,那刘聪竟连一丝尊严也不给司马炽留。他把戏弄司马炽当作最有趣的娱乐之事,整天变着法子欺负他。 

    一次,刘聪请文武百官喝酒,晋朝降官也在被邀请之列。大家喝到兴处,刘聪忽然大声说:“今天,我有件特殊的礼物要送给你们——有个大人物要来给你们斟酒。你们可得给人家一点儿面子,不许不喝,听见了吗?”大家齐声叫好。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男人踯躅而进。他身穿奴仆样式的青色衣服,提着一把银酒壶,脚步轻飘飘的。 

    这“仆人”走上前来,一声不吭,依序给官员们斟酒。有那眼尖的仔细一瞧:哟!这不是晋国皇帝司马炽吗?怎么跑这儿来行酒了?更有那尖酸刻薄的故意嚷嚷着说:“看不出皇帝老儿还挺会干这种活儿啊!”一时间满堂哄笑,司马炽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只有晋国的降官没笑。他们眼见皇帝受辱,气愤难平,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哭出了声音。其中有个叫庾珉的,回家后越想越气,就找到另一个晋官王俊,商量着要联络反汉力量,消灭汉国,救出司马炽。 

      倒霉的是,他们的小动作引起了刘聪的注意。刘聪非常生气,心想,好哇,我让你们当官,你们却想害我,真是岂有此理!他下令杀了庾珉等人。杀完这些人,还觉得不解气,干脆又杀了司马炽。 

      可怜司马炽为了活命,低三下四,忍辱强欢,最终还是难免一死。那一年是公元313年,司马炽的尸体被人胡乱掩埋,不知所终。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